哺乳期乳房解剖学

使用超声波扫描哺乳期乳房时,西澳洲大学 Donna Geddes 博士开始对教科书上的解剖图提出了质疑。标准乳房模型以Astley Cooper 爵士在 1840 年编撰的《尸体解剖学》一书为基础。在美德乐的支持下,Donna Geddes 进一步研究,并最终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哺乳期乳房的了解。

重大发现

哺乳期乳房解剖学

西澳洲大学开展的研究产生了一些突破性发现,推翻了人们对哺乳期乳房解剖学原有的大部分认识。

重大发现为:

  • 导管开口数量为 4 –18个(先前认为 15 – 20个)
  • 乳导管在靠近乳头处就开始分支
  • 以往所说的“输乳窦”并不存在
  • 乳导管位于皮肤浅表位置附近,因此易于受到挤压
  • 大部分腺体组织位于乳头 30mm 的区域以内

美德乐制作了一张新的哺乳期乳房解剖图,展示新研究成果,如今许多教科书和互联网网站都以此图像作为研究基础。

相关实践意义

对母乳喂养实践的三个主要影响:

  1. 快速地引发首次喷乳对于实现高效乳汁排出至关重要
  2. 妈妈必须佩戴大小合适的吸乳护罩
  3. 哺乳/吸乳期间支撑乳房时,手势非常重要

1. 快速有效地引发首次喷乳对于实现最佳的乳汁排出至关重要

由于没有发现"输乳窦",大量的乳汁无法保存在乳导管内,因此在喷乳反射发生之前几乎无法排出多少乳汁。众所周知,宝宝开始哺乳时,使用快速吸吮动作刺激“喷乳反射”。研究证实,快速引发首次喷乳有助于实现高效的乳汁排出。实际上,在最大舒适负压下使用双韵律吸乳模式的吸乳器时,前 7 分钟便会排出 80% 的乳汁(Kent et al,2008).

因此确保哺乳姿势正确很重要,这有助引发喷乳反射。同时吸乳时,应使用一种能够有效快速刺激喷乳反射的吸乳器。

2. 妈妈必须佩戴大小合适的吸乳护罩

合适的吸乳护罩将避免对表层乳导管的压迫,有助于有效排空乳房。

3. 哺乳/吸乳期间支撑乳房时:手势非常重要

由于 65% 的腺体组织分布在乳头下方 30mm 以内,而乳导管位于皮肤浅表层,因此,当哺乳或吸乳时要考虑手和手指的位置。乳导管和乳腺组织上的压力可阻碍乳汁顺畅地流动,继而造成乳汁淤积,进而降低泌乳量。如果乳汁无法排出时,会产生一种名为泌乳反馈抑制物 (FIL) 的蛋白质。当 FIL 的数量增加时,下丘脑将收到一条减少催乳素的信号,因此将减少乳汁的分泌量。为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妈妈应咨询哺乳姿势,避免在哺乳或吸乳时产生对乳房过大的压力。

研究摘要
Anatomy of the lactating human breast redefined with ultrasound imaging(英语)

The aim of this study was to use ultrasound imaging to re-investigate the anatomy of the lactating breast. The breasts of 21 fully lactating women ...

Ramsay DT, Kent JC, Hartmann RA and Hartmann PE (2005)

Journal of anatomy, 206:525-534
参考文献

Cooper AP (1840) Anatomy of the Breast. London, UK: Longman, Orme, Green, Browne and Longmans.

Kent JC, Mitoulas LR, Cregan MD, Geddes DT, Larsson M, Doherty DA, et al. Importance of vacuum for breastmilk expression. Breastfeed Med 2008;3(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