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成熟母乳?

在宝宝出生后一个月左右,您的母乳将完全成熟。自此以后,您的母乳成分将不再会有大的变化——除非您的宝宝需要额外的保护

Mature milk for mum and baby

您的母乳在大约两周后开始成熟,但要直到宝宝约四周大时才会完全成熟。自此以后,母乳成分将大体上保持稳定——不会像第一个月那样发生巨大的变化。

成熟乳是活动变化的

在成熟后不久,母乳会开始包含更多成分,以保护宝宝免受细菌和病毒感染。1 这似乎并不是巧合,因为这一阶段的母乳分泌与宝宝开始抓东西并放进嘴里的时间一致。

但是,最大的变化还是发生在您或您的宝宝被感染的时候。这时,您的乳汁中的白细胞比例会迅速增加以抵抗感染。2

同母乳的所有阶段一样,成熟乳也是一种活性液体。即使我们确切知道母乳成分以及所有这些成分的作用(科学家们还在研究),我们仍然无法准确复制母乳,因为每位妈妈的母乳都是按照宝宝的需求量身定制的。

“母乳由血液中带入乳房的成分构成,”西澳大学泌乳专家 Peter Hartmann 教授解释说。“泌乳细胞会将需要的成分提取出来——并且它们对应该提取哪些成分非常挑剔!”

母乳集营养、保护、身体发育和味觉形成于一身。但您永远都无需操心这些,因为您的身体会根据宝宝所需分泌母乳。

前乳和后乳的区别

在每次母乳喂养最开始的时候,成熟乳看起来较稀薄,通常被称为初乳,尽管 Hartmann 教授更喜欢“前乳”这个词。随着哺乳的进行,乳汁会逐渐变得浓厚,这被称为“后乳”。

“脂肪含量与乳房的充盈程度有关,”Hartmann 教授解释说。“脂肪会在喂奶过程中增加,并在大约 30 分钟后,随着乳房的再次充盈而减少。前乳和后乳中的脂肪浓度取决于宝宝从乳房中摄取了多少乳汁。因此,在一天中的某个时间,前乳中的脂肪含量可能会高于当天其他时间后乳中的脂肪含量。

他补充说:“一旦母乳成熟,不管宝宝的吃奶频率如何,妈妈都会在 24 小时内为宝宝提供同样多的脂肪。”  

成熟乳不仅仅只是营养来源

虽然宝宝在六个月大时就需要开始添加辅食,但是在宝宝一岁以内时,母乳提供的卡路里都将占到宝宝每日摄入卡路里的一半,其他食物占另一半。3 而且,美妙的母乳还会继续发挥其他作用,远不仅仅是营养来源。

“我们相信哺乳动物一开始分泌乳汁是为了保护幼崽,后来才进化出营养功能,”Hartmann 教授解释说。“所以,母乳中大多数具有营养作用的化合物也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保护作用。这意味着母乳有很大的价值,但如果要对此进行研究,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他举了几个例子: 乳白蛋白(母乳中的主要蛋白质)具有抗菌性,而且有助于促进宝宝的免疫系统发育。4 乳铁蛋白(在体内运输铁的蛋白质)也具有抗真菌作用。5 人类母乳中的脂肪酸也具有抗病毒和抗菌作用。6

肠道、免疫系统和大脑发育

所有乳汁都含有乳糖成分,但是人类乳汁中还含有 200 多种人乳低聚糖。7 这些复合糖有助于创建和保护肠道健康,并促进免疫系统发育。牛奶或配方奶粉中的低聚糖种类远不及此,目前研究人员仍在探索低聚糖的作用。8

同样,所有乳汁都含有脂肪,但成熟人乳中的脂肪混合物相当独特而复杂。我们的大脑比其他动物的大脑要复杂得多,因为人类大脑有一半以上是由脂肪构成的,很显然,我们需要定制的脂肪成分来帮助构建这种复杂性。9 10

与其他哺乳动物相比,人类在发育的早期就出生了,但我们的脑容量在出生后的头六个月内几乎翻了一番。11 因此,我们的宝宝在出生后的头几个月和几年里需要更多保护以及促进大脑发育的营养,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宝宝来说,您的母乳永远好过在商店里买到的任何配方奶”

蛋白质是复杂的分子,在我们的健康中扮演着许多重要的角色。有些是生长和修复的基石,而另一些则帮助我们的身体产生基本的化学反应。成熟母乳中含有超过 1000 种不同的蛋白质,这不仅有助于宝宝的大脑和免疫系统的发育,还能帮助宝宝成长。12 13

成熟母乳还富含微量营养素: 维生素、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从钙到镉),都能促进宝宝的发育和健康。在一天中平衡这些变化以满足宝宝的需要。14

母乳中的一些成分可能会让您大吃一惊。“成熟乳中的胆固醇含量高。它是高糖的,以单一碳水化合物乳糖的形式存在。而蛋白质的比例极低——母乳喂养的宝宝其摄入的能量中仅含 7% 或 8% 的蛋白质,长大后这一比例也仅为约 12%,”Hartmann 教授表示。“以我们的认识,这个比例并不适合成年人,但对宝宝来说是很理想的——这显示了母乳是如何根据宝宝的需要量身定制的。”

无法复制的母乳成分

成熟母乳中的一些成分无法复制,因为它们是您的身体所独有的。婴儿肠道中有近三分之一的有益菌来自您的母乳,另有 10% 来自您的乳房皮肤。15 

母乳中还含有干细胞,这种“奇迹细胞”能够自我更新并分化为其他类型的细胞。16 研究人员目前仍在研究干细胞在母乳以及婴儿发育中的作用。

成熟母乳中还含有激素,包括有助于控制食欲以及宝宝处理胰岛素的方式的激素。17 这可能是为什么与配方奶粉喂养的孩子相比,母乳喂养的孩子更不容易超重的原因之一。18

此外,由于您吃的食物会影响母乳的味道,您的宝宝每天也能体验到不同的味道——这是其他配方奶粉无法比拟的。19

母乳和配方奶粉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人们可以花一整天的时间来研究乳汁之间的差异和实际尝试人工生产婴儿奶粉的困难,” Hartmann 教授说。“例如,用于制作配方奶粉的牛奶中的盐浓度可能对宝宝有毒,因此需要进行高度加工。”

“不管您将继续母乳喂养多长时间,对于宝宝来说,您的母乳永远比您在商店里买到或者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制造的任何乳汁更好。这也是一种非常方便、经济实惠的抚养方式,并且母乳喂养对宝宝的健康都有益处。”

当您要给宝宝喂奶时,母乳才是最好的

想了解更多吗? 欢迎阅读我们的免费电子书 美妙的母乳科学

参考文献

1 Gao X et al. Temporal changes in milk proteomes reveal developing milk functions. J Proteome Res. 2012 Jul 6;11(7):3897-907.

2 Hassiotou F et al. Maternal and infant infections stimulate a rapid leukocyte response in breastmilk. Clin Transl Immunology. 2013;2(4):e3.

3 Dewey KG et al. Breast milk volume and composition during late lactation (7-20 months).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 1984;3(5):713-720.

4 Lönnerdal B, Lien EL. Nutritional and physiologic significance of α-lactalbumin in infants. Nutr Rev. 2003;61(9):295-305.

5 Andersson Y et al. Lactoferrin is responsible for the fungistatic effect of human milk. Early Hum Dev. 2000;59(2):95-105.

6 Gardner AS et al. Changes in fatty acid composition of human milk in response to cold-like xymptoms in the lactating mother and infant. Nutrients. 2017;9(9):1034.

7 Moukarzel S, Bode L. Human milk oligosaccharides and the preterm infant: A journey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Clin Perinatol 2017; 44(1):193–207.

8 Jantscher-Krenn E, Bode L. Human milk oligosaccharides and their potential benefits for the breast-fed neonate. Minerva Pediatr. 2012;64(1):83-99.

9 Chang CY et al. Essential fatty acids and human brain. Acta Neurol Taiwan. 2009 Dec;18(4):231-241.

10 TED. TEDWomen: What we don’t know about mother’s milk [Internet]. New York, NY, USA: TED Conferences LLC; 2016. [Accessed 26.03.2018]. Available from www.ted.com/talk/katie_hinde_what_we_don_t_know_about_mother_s_milk/reading-list

11 Dekaban AS. Changes in brain weights during the span of human life: relation of brain weights to body heights and body weights. Ann Neurol. 1978;4(4):345-356.

12 Beck KL et al. Comparative proteomics of human and macaque milk reveals species-specific nutrition during postnatal development. J Proteome Res. 2015;14(5):2143-2157.

13 Lönnerdal B. Infant formula and infant nutrition: bioactive proteins of human milk and implications for composition of infant formulas. Am J Clin Nutr. 2014;99(3):712S-717S.

14 Karra MV, Kirksey A. Variation in zinc, calcium, and magnesium concentrations of human milk within a 24-hour period from 1 to 6 months of lactation.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 1988;7(1):100-106.

15 Pannaraj PS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breast milk bacterial communities and establishment and development of the infant gut microbiome. JAMA Pediatr. 2017;171(7):647-654

16 Hassiotou F et al. Breastmilk is a novel source of stem cells with multilineage differentiation potential. Stem Cells. 2012;30(10):2164-2174.

17 Savino, F et al. Breast milk hormones and their protective effect on obesity. Int J Pediatr Endocrinol. 2009;2009:327505.

18 Horta BL et al.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breastfeeding on cholesterol, obesity, systolic blood pressure and type 2 diabet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Acta Paediatr. 2015;104(467):30-37.

19 Mennella JA et al. Prenatal and postnatal flavor learning by human infants. Pediatrics. 2001;107(6):E88.